对话《小时代》总制片人:早知电影大卖

    

主创合影

    新浪娱乐讯 《小时代》的小说和电影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品牌,与郭敬明[微博]紧紧联系在了一起。其实在小说走红以后,郭敬明从来没想过要自编自导,以至于早早就把改编权卖到了各处。是拿到电影版权的投资人力劝郭敬明亲自出马,才有了后来的“导演郭敬明”。这位从买下版权、分配投资、组建团队到监制摄制整个过程都站在幕后运作的人,就是李力——几乎不会出现在宣传稿里的出品人。


    通过与李力的对话,新浪娱乐了解到《小时代》系列的很多内幕硬料:一本原著小说的改编权卖多少钱?为何邀请湖南卫视[微博]和台湾团队加盟?“Hold住姐[微博]”曾在内部引发怎样的争议?为何《小时代3》差点被搁置?……


    李力也讲述了他眼中的郭敬明:是个成功商人,很有成本意识,拍片不会超支;学习能力超强,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敢于力排众议;是个工作狂,每天至少工作14小时,发高烧都让人背着上片场。


    小说版权200万买进 


    出品人即资源渠道


    新浪娱乐:最初是怎么买下《小时代》改编权的?


    李力:是中影集团的副总张强[微博]向我推荐的,他说有这么个题材,一直没推进下去。我看了以后觉得挺有意思,当时国内青春题材电影没有像《小时代》这么鲜明的,我就说这个我来做。原来这个项目有导演、有监制,我把原有的格局打破了,换成了现在的主创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原来是已经有一套班底了?


    李力:原来有班底,我觉得不是特别妥当。以前有公司介入,但运作了两年没推进下去。他们可能没想过让郭敬明来当导演。我是觉得这个项目是可以创新的,一来它是一个青春题材的系列,我们可以第一个打造出青春系列电影;第二如果把它当做粉丝电影,成功是有可能的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小说买了几本?


    李力:我只买了一本,后两本被另一家公司买走了。我其实是想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剧、话剧等等一起买下来的,但小四当时也没想自己会做导演,所以版权卖得很分散。这个以后我们也会想想怎么调整吧。做完第一本的电影后,第三、四部电影的版权方找到我,问可不可以合作,沿用我的模式,把这系列完结。本来一二拍完我是不打算拍三四的,我想让郭小四再拍点其他类型的片子,然后再做三四,因为版权不在我们手里。既然另一方主动找到我们,我也征求了小四的意见,就决定还是一气呵成先把《小时代》拍完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方便透露下买这本《小时代》版权花了多少钱吗?


    李力:200万。当时其实还是挺有风险的,因为一旦启动就不光是200万了,还有之前监制、导演的费用要结算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买完版权就自己投拍,那其他出品方是怎么加进来的?


    李力:其他都是我的资源方,我不是要钱,是要资源。你像柴智屏,我认为她对青春题材很有经验,因此我请她来做监制。她提出也想参与投资,我认可了;湖南卫视有渠道,它的受众和《小时代》有很大重叠,观众粘合度也比较高,我认为是有效的广告资源,也同意让他们进来投资;还有一个安晓芬介绍的欢瑞传媒,因为我们想用杨幂[微博]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这几家公司怎么分配,谁投的多?


    李力:柴姐希望多投一点,我们给了她20%的股权;湖南卫视我记得也是20%;欢瑞传媒投了10%。我们是最多的。一二部我们承诺不让大家赔钱,这点我们在《飞越老人院》就开始了,首先保证投资人的利益。这回我想创立一个新模式,就是在不赔的基础之上,引进有效资源,通过分享的形式把这件事情做到我们认为的成功。三四因为版权不在我们这,比例会发生一些变化。第一出品方可以给华策,但把控权必须还在我们手里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把控包括哪些方面?


    李力:投资啊,制作啊,投资方的配比啊,包括宣传、发行、营销,都是很重要的。我以前做投资出身,投了很多影视公司。我是PE股权投资,不控股。国内大部分文化公司我都投过,所以我没有敌人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安晓芬的柴智屏分别是制片人和监制,也都位列出品人之中,她们的具体职责有什么不同?


    李力:她们主要对制作进行把关,安晓芬代表大陆方,柴智屏代表台湾方。柴智屏擅长把控整体风格,摄影、美术、灯光和一部分演员都是柴智屏从台湾带来的。安晓芬虽然没出钱,但她的公司是我投资的,所以也把她列为出品人之一。


    郭敬明曾说害怕当导演 一步步变身固执工作狂


    新浪娱乐:让郭敬明自己当导演是您的主意?


    李力:是我和中影的强总,版权、团队、导演,都是我们俩的共同决定。当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让郭敬明当导演,那时候电影《小时代》的未来谁也看不清楚。我觉得小四是作家,剧情和人物都长在他脑子里,如果他愿意做导演,成功的可能性是有的。最开始让他当导演,他说李总我很害怕,但从我的角度来看,他是个很成功的商人,他的书可以在出版行业里排第一,很多投行都开始向他投资了,他一开始可能不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。我和强总一直说服他,后来他才同意。


    我和小四有过一次四小时的长谈,我发现我说什么他都明白。他不但是明星作家,还很懂得如何控制成本,这是我们投资方关心的角度。而从艺术的角度,从小说到剧本到影像,都会有很多专业人才可以帮助他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其他投资人有没有提出质疑的?毕竟写作和拍戏很不一样。


    李力:这点可能小四不会面对,但我得面对。当时有个很好的例证是九把刀[微博]的《那一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作者当导演,就是柴智屏把它做成功的。这也是我请她来帮小四的重要原因。


     新浪娱乐:哪些人会帮助郭敬明当好导演?


    李力: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他会跟摄影、灯光、音乐、音响、美术等等各种人聊,并且很有自己的判断力。他想要什么在写的时候就很有画面感了,他会说我要什么,我不要什么,简单明确,这个可能说很简单,但很多人是做不到的。很多人这个也行那个也行,我合作过的很多导演都是这样,拍个十条八条,哪条碰上了要哪条。这个帮了我们很多忙,预算和周期没有超。


    他还是个很拼命的人,每天工作至少14个小时。跨年期间有一天他发烧39度多,我说你赶紧休息两天,让副导演先拍拍空镜,我想的是他要是倒了这部戏不一定得拖到什么时候。结果他继续拍,让助理把他背到现场去拍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他的坚持会不会与制片方产生分歧?


    李力:我记得主要就是唐宛如这个角色。我、柴智屏甚至导演组都觉得谢依霖太综艺咖,表演太夸张,试镜时我们都受不了。我很生气,说连造型师和你的导演组都觉得不行,只有他坚持。我一生气走出了会场,他追了出来,说李总你要相信我,《小时代》的每一个人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刻了五年,她就是唐宛如。你换谁都行,不能换掉谢依霖。片子出来后我看回放,我主动给他打电话,说小四你做得完全正确,唐宛如很出彩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您的公司提供了哪些艺人?郭敬明都采纳了吗?


    李力:陈学冬、郭碧婷、商侃等等,都是我们公司的,后面也会有。我们都比较民主,每个艺人包括杨幂、郭采洁[微博]都得试戏。


    投资方应分清“作品”和“商品” 《小时代》之后《幻城》开启


    新浪娱乐:通过《小时代》,您个人在电影投资方面有什么新的心得?


    李力:我觉得分三点,第一是心态,尤其是青春电影,一定是真诚的、服务的心态;第二是定位,一定要精准,我在上映之前就知道,怎么都会有两个亿的票房,因为我知道它的受众都是谁,就是16到25岁之间的人,成功在起跑线上就决定了;第三就是模式,要符合产品运营,我们这次使用的是分享的模式。很多电影公司,导演也是我的,演员也是我的,宣传营销什么的都是我的。我觉得现代电影市场带来越来越精细的分工,有效整合资源会加大成功率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电影在您的投资中占到多大比重?


    李力:五年前我几乎天天在飞机上飞来飞去,去各行各业的企业。我开始是做一些股权投资,我们只负责一些财务上的工作,投融资、税收、法律等等。后来我发现一些惯性的东西很难改变,资源方也建议我自己做一个品牌公司。2012年我成立了和力辰光,做的第一部电视剧、电影就是《飞跃老人院》,算是对市场的一次测试。现在我把90%的精力都放在影视上,因为我觉得这行是有可能创造出一些新模式的,门槛也比较低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《飞越老人院》的测试结果怎么样?


     李力:虽然有口碑,但票房成绩很差。我还是保护了投资方,赔的每一分钱都是和力辰光的。作为投资人,保证投资方的利益是我血液里的东西。我也建议安晓芬、陈砺志[微博]都以这样的心态去做事情,对电影行业有好处。


     新浪娱乐:感觉《飞越老人院》和《小时代》并不是一种思维,一个明显是艺术片,一个有很高的商业价值。


    李力:我也对市场做过多次调研,《飞越老人院》的剧本和演员都不是商业化的,因此我们的诉求也不是商业上的。第一我想试一下市场对这类艺术片的反应,第二我觉得当下需要这么一部电影,去探讨父辈们在想什么。我觉得《飞越老人院》《归来》属于作品范畴,《小时代》《老男孩》是商品,一开始就要定位清楚。如果有投资方愿意投一部“作品”,我们一定在投之前就告诉他们,我们尽可能赔多少钱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赔多少钱也是一种目标?


    李力:对,比如说可能赔2000万,我们就说,赔1000万好不好?大家说不行,尽可能只赔800。《小时代》就不同了,我们跟大家说,至少赚30%的利润,这也是一开始就定了的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这可能是作为投资人的一种思维。


    李力:对,很多人说我是资本思维。


    新浪娱乐:赚钱毕竟还是比赔钱好,以后是不是尽量多投赚钱的项目?


    李力:是,起码对我的资源方、我的团队,还是要让他们看到公司在发展,是赚钱的。独立电影公司有它的风险,那不是我要的,我还是要找到很好的商业模式。但像《飞越老人院》这种,我觉得也很有意义。现在张扬的第二部电影已经开拍,讲的是西藏365天的故事,要拍满一年。很多人会说上一部赔得那么惨,你怎么还投?我不敢说高尚,但我觉得社会需要这样一部电影,所以我对张扬说,你尽管去,需要什么我都满足。至于《小时代》,等它完结以后,我说我们要“小时代归零”,重新创造全新的系列,比如《幻城》,是魔幻题材。再比如治愈系列,人和狗,对中国来讲还是新东西。


(何小沁/文)